把准“后勤先行”的时代内涵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是被战争实践反复证明过的战争法则。当今时代,战争制胜机理发生变革,后勤保障力积聚与释放的形式产生变化,“后勤先行”需要插上新思想和新技术的双翅,不断创新突破,才能行稳致远,成就新时代的新型后勤。

  后勤先战,反映现代化战争制胜机理。军队后勤作为国家经济力转化为部队战斗力的桥梁和纽带,其转化的成效如何必然对作战成败产生直接影响。首先,要强化后勤先战理念。隆美尔在北非之战失败后总结教训时曾十分感慨地说:“在双方还没有交手之前,会战的结果在军需官手里早已决定了。”这一规律性认识在现代战争中表现更加明显。其次,后勤先战理念要顺时应势。当今时代,战争形态变了、作战方式变了,后勤先战立足打赢明天的战争,必须是有针对性的先行,特别是要紧密跟踪作战形式的发展,不但要全面把握陆、海、空、天、电、网多领域一体化联合作战的后勤保障需求,还要注重生物安全、深海、极地、认知等领域对抗的后勤保障问题,牢牢把握后勤为战而生、向战而行的本质属性,不断强化先到位、后收场、全程用的使命担当,始终坚持后勤先战理念,牢牢掌握后勤保障的主动权。后勤先战本质就是一切后勤工作都以保障打赢为出发点,各项后勤活动都瞄准强敌、聚焦备战打仗,确保后勤始终处于良好的战备状态,做到随时拉得出、上得去、保得好。

  后勤先建,适应保障力积聚释放特点。现代军队后勤正在加速向科技密集型转变,后勤保障力要高效释放必须有一个积聚、生成的过程,这就使得后勤建设越来越成为战争胜负的重要因素,越来越成为赢得战略竞争主动的重要力量。首先,后勤保障要先建而后用。没有平时的后勤建设就没有高技术的后勤保障能力积聚,也就没有战时的保障力释放,所以“后勤先行”的重要方面是先建,只有平时把后勤建设好,才能在战时保障打赢。而后勤先建的重点主要是技术能力的积聚与创新,包括战略投送能力、大型保障装备设施的建设,以及精确保障水平的持续提高。其次,后勤建设要双向拉动。军队后勤处于国家经济力向军队战斗力转化的中间环节,以往人们更多关注的是国家向军队的“输血”,实际上军队后勤还有为国家建设“造血”的功能,可以把后勤建设放到国家和军队发展的长远战略中谋划、把军事斗争后勤准备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匹配起来,让大项的国防投入既发挥军事效益也产生经济效益。再次,后勤发展要建用结合。在当今的时代背景下,军队后勤越来越成为赢得战略竞争主动的重要力量,必须将其置于国家安全和发展建设的大体系中去定位,作为国家战略力量来布局和运用,战时运用与平时运用、保障战争行动与保障非战争军事行动有机统一,将国家的安全利益、发展利益更紧密地融合到一起,发挥后勤建设与运用的最高效益。

  后勤先探,前瞻高科技战争发展趋势。科技已经成为当今时代战略竞争的主题,无论是在经济领域还是军事领域,都已经进入科技引领创新的时代。这就使科技创新成为了“后勤先行”的又一个重要方向。发展高科技投入高、风险大,而在后勤领域的科技原创与新科技应用都会产生很高的军事经济效益,后勤先探意义重大。一是先探新兴科技。以往人们总是强调,高新科技首先应用于作战领域,其实应用于后勤领域也非常重要。现代新式武器装备普遍具有高技术、高集成、高能耗等特点,对后勤保障极度依赖,没有后勤科技的突破就没有新武器的突破。可见,高新技术在后勤领域的先探先试是一种战略性探索,具有下好战略先手棋的价值。二是先探作战领域。现代战争的一个显著特征是对抗领域不断拓展,不但新兴的作战领域、空间不断出现,过去的一些后勤领域也正在演变为作战领域,一些保障装备正在变为作战装备,走向军事对抗的前台。出现这种趋势与战争的体系对抗特点密切相关,由于后勤保障对作战成败的影响越来越大,于是人们想出了“击后制前”的战法,这必然导致后勤领域的对抗越来越激烈,作战与保障越来越融为一体。从这个角度讲,传统上的后勤保障活动很可能转变为作战活动,探索后勤新发展就是探索作战新领域、作战新样式,后勤先探不但要探索新型保障方式,也要探索新型作战手段。三是先探战略价值。高新科技往往同时具备巨大的民用价值和军用价值,既是最大生产力又是最大战斗力,事关国家战略竞争力,其战略价值不言而喻。军队后勤作为军民双向转化的桥梁和纽带,处于军民相互转化的关节点上,一分投入双向产出,后勤在科技上的先探索、先试验、先应用,能够充分发掘其战略价值,在经济和军事两个方面都形成可推广可复制的成果,在推动经济发展和强军兴军上一举两得。可见,科技上的后勤先探,既有极大的必要性也有充分的可行性,是高效益的战略选择。(杨树龙 刘分良)

[ 责编:曾震宇 ]

阅读剩余全文(

文章标题: 把准“后勤先行”的时代内涵
本文链接:http://www.onscuwu.cn/5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