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佰》:家园即将失去时,没有旁观者

《八佰》:家园即将失去时,没有旁观者

  由管虎执导的电影《八佰》,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截至8月18日晚间,点映票房已达1亿元,观影人次达232.2万。票房不俗,口碑亦有不错的表现,豆瓣网评分至今停留在8.0。

  《八佰》取材1937年淞沪会战期间的一段往事。

  影片最令人动容的两场戏分别是,88师多位官兵腰缠炸药包从四行仓库的窗口跳出去,炸毁疯狂进攻的日本坦克车,以及坚守在四行仓库的谢晋元部下把自己变成了人肉旗座,在日军的枪林弹雨下死死地撑住旗杆,让自己的旗帜飘扬在四行仓库的天空。

  号称800人实质只有420余人的国民革命军第88师262旅524团和被打散的湖北保安团,战斗能力远远超出了日本人的预料。特别是在叫嚣三个小时内拿下四行仓库成为笑柄后,疯狂的日军开始动用坦克开足马力撞击四行仓库。

  四行仓库,位于上海苏州河北岸、西藏路桥西北角,是一座钢筋混凝土六层大厦。建于1931年的这座建筑,原为大陆银行、金城银行、中南银行和盐业银行的联合仓库,故有四行仓库之称。作为银行的仓库,四行仓库的建筑体足够牢固,尽管如此,也禁不住红了眼的日军用坦克不停地撞击。八百壮士也不是没有反击,但是,扔出去的手榴弹都被坦克反弹回来。四行仓库以及驻守在四行仓库里誓死抵抗日本人的八百壮士危在旦夕,无奈之下,一队英勇的88师官兵腰缠炸药一个一个跳出四行仓库砸向日本鬼子的坦克。

  跳下去的官兵中,有一位是呼喊着“我叫陈树生”撞向日本人坦克的。为艺术地再现那一段历史,《八佰》虚构了不少人物,但陈树生确有其人。陈树生,湖北人,1916年出生,牺牲前为88师524团一营二连二排四班副班长。离开家乡离开母亲去当兵,陈树生一定胸怀抱负,且其中之一一定是功成名就后回家报孝母亲。他岂能不知道?一旦报名参加了敢死队,就将六尺躯体献给了民族大义,但他还是毫不迟疑地把炸药包绑在了腰间,只是在从四行仓库的6楼往下跳时,大声呼喊着妈妈……

  在苏州河南岸远远看着这一场景的同胞们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观察员、记者、商人等,都被这一幕感动得潸然泪下。

  由于创作者的精良构思,《八佰》从始至终都让画面上的苏州河两岸呈现着强烈的对比,所谓南岸是天堂北岸是地狱。当八百壮士与日本人苦苦缠斗时,谁在隔岸观火?他们当中有八百壮士的同胞!这些人,照样享受着美味的小笼包,照样逍遥在赌场里,照样在家里的客堂间摆着麻将桌小赌怡情。

  八百壮士的同胞们真的丧失了民族气节,坐看自己的军队在地狱里与日本人殊死抗争吗?不。随着北岸战事愈演愈烈,南岸的黎民百姓开始行动起来。

  先是叫杨惠敏的女童子军,冒着被流弹击中的危险夜泅苏州河将一面旗帜送进了四行仓库,这面后来被升起在四行仓库楼顶上的旗帜,极大鼓舞了四行仓库里的官兵和苏州河南岸的市民。

  那个西装革履的赌场总管,北岸的保卫战刚刚打响时,还不忘提醒老板要保护好他们的生意。随着战事的发展,四行仓库急需一根电话线,以保证谢晋元团长与外界的联系,好几位勇敢的市民也尝试过要奔跑着将电话线送过桥去,但他们一个个被日本人的子弹击中。眼看着缠着电话线的轱辘在桥上滚来滚去,赌场总管脱下华服,“从小我就跑得快”,他这样安慰过老板后就飞奔上了桥。一个跑得再快的人也跑不过日本人的子弹呀,但他,牺牲之前还没有忘记用尽最后的力气将电话线甩到四行仓库的墙角下。

  同样令人感怀的,是那位住在南岸楼房里的教授。从四行仓库保卫战打响的那一刻起,他就不停地在用望远镜关注对岸。他是在看热闹吗?不,只能在课堂上向学生传授知识的一介书生,心急如焚却也无可奈何。当有人为四行仓库的官兵们募捐时,他毫不犹豫地将太太的首饰扔下了楼;当日本军队张开血盆大口滥杀我们的军人时,教授忍无可忍地端起了猎枪,骂着“你们这帮畜生”将子弹打了出去……

  一条苏州河,虽然将上海分隔成了南岸和北岸,又由于日本人发动的侵略战争,将原本和平安详的苏州河北岸拖入了暗无天日之中,但是,两岸的中国人始终在同仇敌忾。敢死队的队员们用自己的身躯爆破敌人坦克这一壮举,大大激发了南岸同胞的爱国心,也震撼了一起守卫在四行仓库里的那些散兵游勇。

  羊拐是个老兵油子,来自西北的他一心就想从部队脱离出去回家尽孝慈母,所以,战斗刚刚打响之际,他虽也随着部队打打杀杀,但一心想要回家的念头,还是从他的一举一动中流露了出来。后来呢?他勇敢地以一己之力撑起了将要倒伏的那面旗帜。

  老铁,从东北一路溃逃到上海的东北军人。或许,一路上看到了很多幕日本军人杀人如麻的情景,被谢晋元部队收编到四行仓库时,老铁已经变得胆小如鼠。多少次被战友用枪顶着脑袋,都不能让老铁勇往直前。当看到敢死队的英勇壮举,当体会到南岸的平民百姓对四行仓库里的官兵们的崇敬之情,老铁终于克服了怯懦举起枪把枪口对准了日本侵略者。

  老算盘,是散兵游勇中最不堪的一个。这个一心想要回家与未婚妻结婚的男人,多次精于算计地想要将自己打扮成平民逃到苏州河南岸去,多次失败后也不放弃,最后在记者的一件风衣掩护下,成功了。穿着米黄色风衣站在苏州河南岸的老算盘,回头看向冒着枪林弹雨在桥上冲锋的战友们,那一脸凄惶告诉我们,老算盘的一生或将在无尽的悔恨中度过。

  谢晋元的德械师里怎么会混进散兵游勇的?进入四行仓库前,谢晋元部队收编了被冲散的湖北保安团的部分团员。至于保安团里有没有羊拐、老铁、老算盘这样性格鲜明、毛病突出的老兵?已不是问题。管虎艺术地再现了八百壮士中这几位老兵,一方面衬托了88师的官兵们为了国家不畏生死的勇气,另一方面也在告诉《八佰》的观众,多少像羊拐、老铁这样曾经的苟且之辈,是怎么在民族大义面前做出最准确的生命抉择。他们用行动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家园就要失去之际,没有一个旁观者。(吴玫)

[ 责编:张静 ]

阅读剩余全文(

文章标题: 《八佰》:家园即将失去时,没有旁观者
本文链接:http://www.onscuwu.cn/712.html